德国弗赖堡大学汉学教授:西方对中国缺乏了解

《周六报》记者问道:“为了‘抗议’中国在西藏问题上的作为,一些西方国家首脑表示不参加8月的奥运会开幕式。北京会认为这是一个损失吗?”

胜雅律对此回答说:“‘西方国家’,您用词很正确。可这个词所指的国家很少。从非洲国家、亚洲国家甚至日本那里,我都没有听到什么抗议声。我们欧洲人总把自己看得很了不起。有人认为,萨科齐先生不去(参加奥运会开幕式),中国人就会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我本人可没这个感觉。”

在回答《周六报》记者提问时胜雅律指出:“禁止分裂主义,这是明文写在中国宪法里的。在其他国家,情况也是如此。”

他说:“我们可以举库尔德人的例子,他们在土耳其连少数民族地位都没有,他们被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如果出现问题,土耳其政府从来不认为有什么文化原因,而只把库尔德人问题看成一个经济问题。中国至少还给予西藏特定的少数民族保护政策。你们听说过‘山地中国人’的说法吗?再举一个法国的例子,法国政府从根本上不承认少数民族的存在。法国官方没有布列塔尼人、阿尔萨斯人、巴斯克人或科西嘉人的说法,只有法国人。欧洲有一条有关保护地方少数民族语言的公约,但法国不接受……相反,我在拉萨的每个书店包括在国营书店里,都能找到藏文书书柜。”

胜雅律进一步指出:“我想说的是,我们应该避免用我们所谓‘天堂般的现状’将中国逼到对立面去。我们自己的少数民族问题成功解决了吗?我们有资格做中国的顾问吗?如果欧洲继续这样下去,也许北京也会照着法国的样子做:取消西藏这个名字,在学校只教中文,不再有藏文法律书籍和藏文教科书。欧洲应该首先正视自己的困境。有哪位欧盟政治家说过巴斯克问题?谁若说了马上就会遭到‘不要干涉’原则的训斥。可是西藏呢?‘我们得干涉’。”

《周六报》记者问道:“要是有人说‘西藏的事我就得管’,他能通过他的努力促进西藏现状的改善吗?”

胜雅律回答说:“70年前有过这样的话:世界应该通过德国而康复;而现在,这句话变成了‘世界应该通过西方而康复’。要我说,马克思、恩格斯都不是中国人,而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族,尽管它的历史比我们的远为悠久,它的宪法却是以这两个德国人的主张为基础的。从这一点上看,我们早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奥格斯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