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弗莱堡巴洛克 音乐活生生扑面而来

这是一场相对低调的演出,但弗莱堡巴洛克古乐团的名字让一千多名观众在狂风大作的夜晚,从四面八方涌向故宫一角。夜幕下的中山公园黑作一团,但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盏灯火。

中山音乐堂的古乐演出几年来已成气候,一年一度的古乐季更是金字招牌。虽然受曲目影响,票房起伏不定,但是忠实听众稳步增长。每位来宾都期望在现场滤去心中的浮躁,以最平和宁静的心态分享激动。在科隆古乐合奏团、繁盛艺术、和谐之诗、齐默曼咖啡屋等一流团体轮番登台之后,期待多日的弗莱堡终于在3月7日揭开了面纱。

弗莱堡巴洛克古乐团扬名已有十余年。虽然古乐器演奏方式已不是新闻,但在该领域,弗莱堡音乐家们涵盖巴洛克和古典歌剧、清唱剧、交响曲、协奏曲的演奏能力,与多位大师和独奏家合作的适应能力,称得上是古乐界的维也纳爱乐。演出效果证明了这一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奥格斯堡四首巴赫乐队组曲还原了其舞曲的本质,那种生生不息的律动给人留下了至深的感触。充满说理意味的巴赫不见了,富丽堂皇的音色变得清凛而直率。在人性的气息中巴赫温文尔雅,抒情浪漫。

300年前的音色和质感,300年后的节奏与动感,弗莱堡的中国首演我还没有听够。对于巴赫而言,人们可能会觉得他们的音色还不够雍容丰满,没错,这种跳跃的声音最应在歌剧中发挥更大的用武之地。看看他们在欧洲演出亨德尔、格鲁克、普赛尔、拉莫,真是令人羡煞之极。

不过已经足够令人欣慰了,当其他艺术品静止地矗立在博物馆中,唯有音乐活生生地扑面而来。弗莱堡巴洛克乐团的演奏让人不禁联想,当年聆听巴赫作品的是怎样一群人?至少我可以肯定,那不是一群下了班还要赶往音乐厅的人,不会遭受挤地铁、堵车、找停车位的痛苦还是别贪心了,听到梦想的演奏已足够幸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