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恩全集第一卷

“奥格斯堡女人”到了一个女性再也不敢假装年轻的年龄,于是她对妹妹们提出的最严厉的责备莫过于说她们年轻。可是,在第360号,年龄测算法使可敬的女占卜家犯了惊人的错误。她在那里谈到《莱茵报》在发泄“年轻人的怒气”[164],而这段话所指的那位记者偏巧已年届六十,他简直料想不到会在奥格斯堡《总汇报》上找到说他还年轻的证明。可是,情况恰好如此!自由有时太老,有时太年轻。它从来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至少没有被提上奥格斯堡《总汇报》的议事日程,而关于该报,越来越盛传它是在奥格斯堡出版的。

[163]《关于奥格斯堡总汇报的论争》是马克思为反对奥格斯堡《总汇报》对《莱茵报》的指责而写的短文。写作的起因是1842年12月26日奥格斯堡《总汇报》编辑部在该报刊登了一个按语,指责《莱茵报》没有准确地援引《总汇报》上的某些段落。文章写于1842年12月26日和1843年1月2日之间。——355。

[164]1842年12月21日《莱茵报》第355号上刊登了一篇寄自柏林的通讯《奥格斯堡总汇报论德国和英国》,批评奥格斯堡《总汇报》上展开的关于世界政治问题的讨论,并着重批评了有关英国贸易和殖民政策的论述以及有关德国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的观点。通讯在援引奥格斯堡《总汇报》的某些段落时引文有误。《总汇报》编辑部并没有直接对通讯所提出的批评作出回答,却说了以下这番话:“如果《莱茵报》偶尔以向《总汇报》发泄年青人的怒气来取乐的话,那么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该报至少应该正确地阅读和摘抄……某些段落。”——355。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奥格斯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