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主场或许只是球迷自作多情罢了

北京时间7月11日上午8点,2021年美洲杯决赛在巴西里约马拉卡纳球场举行,坐拥主场优势的东道主巴西队0-1败给阿根廷队。

体育迷们大多听说过“主场优势”。在体育比赛中,相对于去别人的地盘上比赛,队员们在自家熟悉的场地中往往有更好的表现和结果。主场球队具有的“潜规则”,有时甚至给体育比赛蒙上了一层“不公平”的阴影。“United” Kingdom!丨Giphy

比如不久前举行的英格兰与丹麦的欧洲杯半决赛,充满争议的点球判罚、闪烁在丹麦门将脸上的激光笔,都让英格兰的获胜显得有那么一丝丝充满争议。鉴于决赛还是在伦敦举行,嚣张的英格兰球迷已经把“ITS COMING HOME(足球回家了)”写得到处都是了,而意大利的球迷们则都在为决赛捏一把汗。“ITS COMING HOME”在英国的分布情况(狗头)丨Twitter

主场优势似乎确实存在,且能或多或少影响比赛的结果,但对于主场优势产生的原因,却一直众说纷纭。而最新的研究显示,主场优势似乎与现场观众关系不大。

在大多数人看来,主场优势来自于外部环境的影响。拿奥运会来说,在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上,英国获得了65枚奖牌,在奖牌榜上排名第三,比2008年北京奥运会(47枚)有大幅增长。俄罗斯主办了2014年索契冬奥会,成功占领奖牌榜第一名的位置。让人形成了一种“谁办谁赢”的感觉。优雅.gif丨Giphy

但有研究发现,奥运会中东道主奖牌的大幅度增加,其实是由东道国的高参与率导致的。比如主办方在团体赛和一些个人项目的自动晋级优势,以及主办方往往投入更多的钱,可能在客观上改善体育设施、提高运动员水平。

而在足球篮球联赛中,主场优势的筐筐里似乎包括了更多的东西:旅行跋涉导致的疲累感、球场大小尺寸差异,看台远近高低、草皮状态、队服颜色,对手发型、当天的风啊云啊雾啊有的没的……

不过,有研究发现,球队的“主场优势”,来自现场观众对主队的支持,与其他因素关系不大: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教授艾伦·内维尔(Alan Nevill)发现,对场地的熟悉并没有对主队带来实质性的帮助,而旅途劳顿对客队的影响则只存在于跨时差的条件下。长途跋涉确实令“球员”昏昏欲睡丨Giphy

内维尔教授认为现场观众对主队的支持才是主场优势的关键因素:主场优势效应会随着主队现场球迷数量的增加而不断增大;而现场球迷还会不断地搞裁判心态,使裁判做出偏袒与主队的判罚,从而显著影响比赛的进程和结果。

但当疫情来袭,观众不能现场看球,主队第十二人们无法再入场督战时,研究人员却发现,主场优势居然还在,跟之前差不多。

对着空荡荡的观众看台比赛,此前并不是常态。只有当球队发生暴力、种族歧视或腐败缠身等负面的丑闻时,俱乐部会被赛事主办者处以主场封闭比赛的惩罚,即在没有观众在场的条件下踢“小黑屋”球。

新冠疫情一来,几乎所有俱乐部都感受了空场比赛的痛苦(和无门票收入的真实伤害)。然而,这对于研究球场心理学的科学家们却是一个好消息——他们终于有机会探讨球迷对于主场优势的真实作用了。疫情原因,过去一年五大联赛几乎都空场举办了丨pixabay

德国科隆体育大学体育学家法比安·温德利希(Fabian Wunderlich)就把握住了这次“天赐良机”,他和同事对比了疫情前和疫情期间超过四万场比赛,结果令人意外:观众消失后,裁判对主队偏袒判罚几乎完全消失了,但主场优势却减少得并不显著。

温德利希博士进一步抽丝剥茧发现,主场优势中真正影响比赛结果的,是运动员们的心理预期和球队战术策略。即便没有了场外声援,教练和球员内心仍然知道自己是在主场还是客场比赛,这种认知会影响他们的策略。主队可能采用更加激进的策略,多次主动发起进攻。

换句话说,主场优势的决定性因素,是球员内心产生的增益加成。(球场第十二人被当场除名)

英国诺森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尼克·尼夫(Nick Neave)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他发现,相比于客场作战,主场作战的球员体内的睾酮水平更高——这种激素通常与动物的领地意识有关。由此,尼夫教授认为主场优势实际上源自动物对领地被入侵产生的自然保护机制:许多动物领主在领地边界巡逻或战斗时,都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竞争状态。这种状态反映在人类运动员身上,则可能是更高的代谢率和空间能力,可以理解成是抵御入侵所引发的被动战斗技能。比起外来入侵者,保卫领土者战斗得更积极更强大。我要捍卫主场……诶我怎么碰一下你就倒了?丨Giphy

德国明斯特大学运动心理学家凯瑟琳·施陶芬比尔(Kathrin Staufenbiel)则发现,主场优势是一种运动员习得的“技能”:她比较了青年梯队内不同年龄段所表现出的主场优势差异,发现其会随着球员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也就是说,球员在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和训练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更重视主场比赛、对主场胜利怀有高期待的潜在意识。这让球员们在比赛开始就奠定了志在必得的情绪基础,从而带来更大的赢面。

温德利希博士的研究,也考察了导致主场优势的外部因素。他发现,在封闭式比赛中,裁判对客场队员的偏向判罚减少了。而此前的研究表明,在面对排山倒海的粉丝和观众时,裁判对客队更心狠手辣一些。这并不是说足球裁判有意识地抱有偏见,而是周围观众们(大多数是主场球迷)的疾呼高叫形成了高压环境,导致裁判下意识规避不利于主场队伍的判决,以避免激怒看客老爷们。视频助理裁判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通过回放视频辅助和纠正错漏判)等技术也正是因此才引入的,目的就是排除人为干扰,让比赛更加公平。

同时,温德利希博士也认为,对于因为客观原因(比如经济、地理、气候)无法主场比赛的球队来说,好消息是现场球迷对于主场优势效应的影响并不大。劣势并不是来自不可控的外界因素,而是来自可以自主调节的心态,主场优势并不是不可撼动的。

在高度压力下,主场优势有时也会变成劣势——主场运动员如果感受到过度的压力,可能会在本身具备优势的情况下输掉比赛。通常情况下,运动员完成动作都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当运动员求胜心切之时,注意力会从外部转移到内部,从而使得他们更关注于自己的运动反应,导致手不是手、脚不是脚——最终造成比赛失利。不信你试试,如果过度关注双脚,反而会突然不会走路,就像每年开学季的军训顺拐翻车大赏。“虽然梅西是我爸,但我为巴萨对手欢呼”丨Giphy

球员都要放松心态,球迷就更要心平气和了。足球的魅力本来就在于胜败轮回,难以预测。虽然竞技运动里菜是原罪,但想想“大英帝星”、“双逆足前锋”、“脖子以下世界级”这些足球喜剧人们,就算不能给球迷们带来获胜的喜悦,但至少造就了一出出传世经典快乐足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多特蒙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