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平治」王文:建党百年的全球意义

中国成立100周年,不仅是党内的一件大事,也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一件大事,更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件大事。从长远看,同样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国内外学术界对中国百年历史进程、阶段、影响等重大议题已经做了相当多的研究,还有必要从全球角度更深入地挖掘中国百年的深刻意义。

著名的全球史研究学者夏德明(Dominic Sachsenmaier)曾说:“超越地方性历史的全球史是毫无意义的。”随着中国经济、政治等各领域的发展,中国研究越来越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 甚至成为大学的学科,升格为一个“系”或“院”。中国研究在全球学术界的主流化,推动中国学术研究价值的提升及其全球意义的考量,至少可从三个角度去深度挖掘中国百年的全球意义。

21世纪以来,人类文明遭遇前所未有的逆流,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极端主义盛行,生态环境恶化,气候变化加剧。西方被视为现代文明思想源流的自由主义以及国家强盛的民主政治制度,也面临着衰败的危机。人类进步主义的演进逻辑受到重挫。在西方,“人类” “文明灭亡论”论调相当流行,《后天》《2012》等以地球毁灭、人类终结为主题的电影甚至一度成为好莱坞的重大题材。

当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与地区发展缓慢甚至出现衰退时,领导下的中国百年来却呈现不断上升的进步趋势。一百年波澜壮阔的中国史是一部中国带领人民取得一次又一次进步的历史。1921年中国诞生时,中华民族内忧外患,国内外危机空前深重。党领导人民先是经过28年浴血奋战,打败日本入侵者,推翻腐朽统治,建立新中国,结束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实现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到现代国家的伟大进步;再是用近30年自力更生,建立了较完整的独立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研制“两弹一星”,确立并推进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中华民族由不断衰弱到根本扭转命运、实现独立自主的伟大进步;接着又用40多年的经济建设,激发广大人民的创造性,推动民众生活水平和综合国力的显著提升,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现中国人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进步。

中国百年是伟大的历史进程,更是进步的历史进程。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所说:“中国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百年推动的不只是中国的进步,更是逆转了近几十年来的文明悲观主义思潮,推动着世界的持续进步。

(二)从国家发展的角度看,中国百年提供了发展中国家可借鉴的有益道路选项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100多个经济体实现民族解放、国家独立。根据林毅夫教授的统计,在当前200多个发展中经济体中,从1950年到2008年只有两个发展中经济体从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再进入高收入水平:一是韩国,二是中国台湾,中国大陆极有可能在2025年前后成为全球第三个从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再到高收入水平的经济体。中国人口规模是韩国的20多倍,实现高收入水平的规模效应与示范意义远非韩国能比。对于世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而言,中国发展的跨越使其不再迷恋西方模式,为其提供了一种可供参考、借鉴的发展道路选项。

20世纪中叶,苏联一度强大,曾给予许多亚非拉国家以巨大希望。但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事业陷入低谷。“中国崩溃论”甚嚣尘上,“西化”“自由化”思潮在中国盛行,加之政治腐败、生态恶化、贫富悬殊,中国社会主义事业面临着严峻的内外考验。十八大以来,党积极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的五位一体建设总体布局,在改革开放之后再次力挽狂澜、克服困难,使中华民族迎来了巨大的发展,也让世界看到中国对国家发展的纠错力、持久力、掌控力。

中国百年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不只是为中华民族遏制颓势、全面迈向现代化并焕发蓬勃生机注入动力,为许多人口庞大、包袱沉重的国家开辟了可借鉴性的政党经验,也为世界社会主义道路走向繁荣富强提供了新的理论武装。

(三)从政党组织的角度看,中国百年推动全球政党制度的重大突破与理论创新

政党是伴随西方现代议会与选举制度改革而产生的,也伴随着新旧制度交替和民族战争因政治理念的不同而产生,现代化以来的社会利益分化强化了政党的组织形态。马克思主义认为,政党是在阶级基础上产生的,是阶级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按照王浦舫教授的定义,“政党本质上是特定阶级利益的集中代表者,是特定阶级政治力量中的领导力量,是由各阶级的政治中坚分子为夺取或巩固国家政治权力而组成的政治组织”。

数十年连续执政的政党有不少,像中国这样拥有百年历史仍能不断革新的少之又少, 在西方绝无仅有。相比西方政党政治制度的发展,中国百年的历史进程、成员构成、组织结构、政党制度、党政关系、功能作用、运行方式、理论基础和社会生态等方面,呈现出了巨大差别。一百年来,中国发展出“新型政党制度”,即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以强大的生命力、独特的效能优势和鲜明的中国特色,形成了与传统的西方政党制度不同的创新与突破,也为发展中国家的政党组织建设提供有效参考。

中国百年是不断突破自我的进程,也是不断突破全球政党组织固有形态的进程。世界上多数显赫一时的政党或走向衰败,或被迫改组,超大组织规模的中国始终保持勃勃生机,一个主要原因是高度自觉、自省、自信的政治认知与战略定力,以及理论联系实际、扎根现实的政治传统与文化气质,这为探索全球政党制度的创新与突破提供了另一个的重要坐标。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中国执政的强大生命力与成功经验,令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重视与借鉴。《习谈治国理政》迄今出版的三卷本在海外160多个国家畅销,发行量超过100万;“一带一路”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被多数发展中国家认可,且多次写进联合国及诸多国际组织的正式文件中;中国创办并发扬的党校及干部培训机制,被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政党效仿;2017年中国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是世界政党史上出席人数最多(600多人)、各国政党代表最全(近300个政党)的全球政党领导人对话会。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百年所释放出来的全球意义与国际魅力,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步扩大。但另一方面,中国引起的全球示范效应,使近年来西方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产生出前所未有的焦虑与恐慌,尤其美国的一些保守主义政客、右翼媒体、右翼学者对中国与中国持错误看法,2000年前后以章家敦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崩溃论”到2015年前后升格为以沈大伟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崩溃论”,再到2019年前后深化为以蓬佩奥、余茂春为主要代表的“”,与此同时,他们还试图重构美国对华政策。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世界。中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抗疫大战,经受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历史大考,付出巨大努力,取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重大战略成果,创造了人类同疾病斗争史上又一个英勇壮举”。疫情初期,中国抢抓生产,为世界生产了大量口罩、呼吸机、测试剂与相关医疗设备;还第一时间向世界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组,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分享疫苗。中国为全球抗疫做出巨大牺牲、重大贡献,全世界应对中国充分感激,但美国截然相反。根据盖洛普、皮尤中心2021年3月的民意调查,90%的美国人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或敌人。近50%的人认为美国应遏制中国,79%的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这是自1979年以来类似调査中美国人对中国好感度最差的一次。

在中国百年之际,必须揭露美国一些势力编织的所谓“”的错误逻辑。事实证明,中国是每百万人均受感染率、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抗疫的巨大进展恰恰证明了新时代中国领导下社会治理与数字技术的完美结合,更加集中体现了中国人民深厚的仁爱传统和中国人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

美国学者沃勒斯坦在《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中写道,21世纪应该比20世纪所知道的一切更有开放性。在智能化时代进一步升华之时,中国百年的全球意义在于,中国领导下的中国在社会治理、人权保护、基础设施、民生福祉、城市治安的大迈步,不仅使自诩为现代化标杆的西方相形见细,而且颠覆了西方社会科学延续200多年的固有框架与传统认知。

很明显,所谓“”既是一种对中国制度的歪曲,更是对中国发展的蓄意否定。对于中国一百周年的特殊时点所体现的全球意义,中国人感到自豪与骄傲, 但也需要对西方一些势力的焦虑与恐慌高度警惕。

2021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有关建党百年庆祝活动的情况,拉开了中国百年纪念、重寻红色基因伟大意义的序幕,也推动中国与世界相互理解、讲好中国故事进入一个新阶段,即讲好中国故事的重心是讲好中国的故事。

第一,重新研究1921年与1949年重要的世界意义。习总书记曾说:“中国产生了,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这一开天辟地的大事变,深刻改变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进程,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深刻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局。”世界历史的研究一直以来都相当重视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署、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1789年法国大革命、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等西方历史事件的全球意义,却忽视了 1921年中国成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在纪念中国百年的重要时点,学术界应该弥补类似的不足。

第二,加大中外合作研究中国的力度。正如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接受采访时所说: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中国革命异常艰苦的时期,克服困难深入到中国中央所在地陕北地区进行实地调査采访……向世界展现了真实的中国和中国红军。希望更多记者成为新时代的斯诺,多深入了解中国,把一个真实的中国和中国展现给世界”。呼唤新时期的埃德加•斯诺,需要更多中外合作,如设立中外学者合作研究中国的项目等,通过持续努力重塑和改变西方对中国的看法。

第三,深化改革当前激励不足的对外传播机制。向世界讲好中国的故事,需要更多人的参与,需要有更多激励制度的支撑。学者当前的主体任务还是发表论文的保守机制需要改革,激励人数高达100万之众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百万大军”通过典型场景、简短视频等各种方式,利用多媒体的平台,立体化发声,讲好中国的故事,尤其是在信息化时代,中国知识分子通过跨媒体、多渠道的立体式对外传播,线上线下联动,这无异于一场中国全方位 开放的知识生产与思想传输的新革命。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怀有喜悦心情之时,更应认识到中国的“进京赶考”(语)之路还在继续,而且这场继续的考试正升格到全球博弈背景下进行,试卷也更难,更加考验中国人作为答卷人的定力、毅力与智慧。研究中国百年的全球意义,正是在这样的新条件下显得更为重要。

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奥格斯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