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共表决布列斯特和约 代表:不能以5票出卖俄国

2月23日,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会议上,在再一次以辞职要挟和谈后,列宁终于获得了成功。他的提案获得七票赞成,仅有四票反对,另四票弃权。在和谈决定最终通过之前,还经过了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投票的戏剧性夜晚。凌晨四点半,距德国最后通牒的时限只差两个小时,大会举行了记名投票。有的党员不得已投下赞成票后,竟难过地当场失声痛哭。而在唱票过程中,也有反对者愤怒地高喊:“不能以五票出卖俄国。”

1918年3月3日,苏俄与德国及其盟友单独媾和,签下了一个不平等的停战条约,史称“布列斯特和约”。在付出割让大片领土的巨大代价后,新生的红色苏维埃政权站稳了脚跟,但也由此招致了更大的社会分裂、内战和列强干预。

当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际,第一次世界大战仍激战正酣。为了阻止战争的继续蔓延,为新生的苏维埃共和国赢得休养生息的机会,新政权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的第一个声明就是《和平法令》。俄国新政权在该法令中向所有参战国人民和政府发出呼吁:实现停战,举行和平谈判,但不能以割地或赔款相要挟。

在布尔什维克的外交史上,这是他们首次超越各国政府首脑,直接向其人民发出呼吁。虽说这在外交策略上尚欠老练,但考虑到各国普遍的厌战情绪,以及欧洲一些国家革命思潮暗流涌动,这一手还是十分奏效的。

在外人看来,苏俄的和平声明似乎像一种宣传手腕。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对此根本不予理睬,他们还不太愿意承认这个“篡权”政府。但同盟国一边的态度却截然相反,因两线作战、腹背受敌,德国及盟友已经有些招架不住,因而对苏俄的和平倡议做出了十分积极的反应。

1917年11月20日,在德军东线司令部所在地——白俄罗斯境内的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今布列斯特),苏俄代表与德国及其盟友奥匈帝国、保加利亚和土耳其开始谈判。经过初步协商,12月2日到来之前,双方签订了为期28天的停火协议。

在1月以前的谈判初期,苏俄政府的首席谈判代表为越飞。苏俄代表团此时的人员组成相当有特色,甚至可以说是独出心裁。作为德国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德军东线指挥官霍夫曼将军在回忆录中写道:与俄国人第一次共进晚餐的情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坐在越飞和时任财政人民委员索科利尼科夫中间,而我对面坐着的是一名工人。显然,面前无数的杯盘碗盏,他感到很是局促不安。他一会儿拿起一样,一会儿又拿起另一样,但叉子却只用来剔牙。”

1918年1月5日,托洛茨基亲自介入谈判。自此,苏俄代表团的人员和议程,最主要是谈判风格,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托洛茨基心里明白,双方的谈判地位是不平等的,但又希望尽量多争取点利益。

不言而喻,苏俄代表团更希望利用谈判拖延时间,而德国一方的心情则相反,希望尽快取得谈判结果。2月9日,德国人在谈判中使用了最后通牒的口气,要求苏俄必须做出答复。

最后一天,当轮到托洛茨基讲话时,他发表了一个乍看上去极为荒谬怪异的声明:苏俄不会签署丧权辱国的和约,但也不会继续再战,而是要遣散本国军队。托洛茨基的这个讲话出台后,双方的谈判戛然而止。

托洛茨基的做法乍看有些离奇,但他也有自己的依据。他认为,德国人不能也不敢再打下去,这样苏俄就可以保全国土和面子。托洛茨基本人事后也承认,在2月15日的时候,他还对“德国不敢贸然进犯”有九成把握。他同时还幻想,若能在德国适时爆发革命就更好了。

列宁倒显得相对平静:他不相信德国人会上托洛茨基的钩,但也不坚决反对做一番尝试。在与德国和谈的问题上,虽然列宁比托洛茨基更悲观,但他们在行动上却是一致的。在德国人发动攻势之后,托洛茨基原则上接受了列宁的立场,并与其一道与反对媾和的人展开了论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teepack.com/,奥格斯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